最近,媒体上流传最为广泛的一个赚钱英雄就是深圳的一个李先生,两年看到楼市价格飚升,毅然辞掉上海白领工作,回到深圳大力炒作房地产,最初以约100万元做首期付款购买住房,其所购买的住房很快就由400万元飚升到800万元。当他看到赚钱是这样容易、钱来得这样快时,就开始把父母住房加按揭,又向亲戚借钱,2015年至2016年间共21次进类似房地产投机炒作操作,目前手上所拥有住房的价值已经达到5000万元。在短短一两年时间时,一个小年青人,通过炒作住房,个人资产由100万而飚升到5000万元,岂能不成了中国年青人赚钱之英雄?而在此期间深圳的房价也上涨了一倍以上。

也正是通过这一轮的炒房,特别是2016年上半年,国内几十年城市的住房价格都上涨一倍以上,2016年全球房价上涨最快的城市前十名中有八个是中国的城市。深圳、北京、上海等城市的房价早就上涨到每平方米5万元以上。所以最近北京政府住房限价就在5万元以上,而位于北京金融街的住房2月下旬则上涨到每平方米25万元的天价了。5万元的房价是什么概念,在北京,一般的白领估计每年的工资也只能购买2平方米(要购买一套100平方米住房要50年,深圳是70年以上),至于一般的民众来说,更是只能够购买多于1平方米了。

面对这样疯狂的房价,有人说中国的房地产市场没有泡沫,中国一线城市的房价还会上涨。而且在这些高房价城市购买住房就是购买这些城市的船票。可以说,这样一种疯狂的房价,除非过度杠杆,除非是贪官污吏,一般的民众能够购买到这个船票吗?对于中国的绝大多数人来说,估计连想都不可想,更不用说是购买了。

对于房价如此疯狂,整个社会也知道当前这种房价是如此涨上去的,也知道这种房价疯狂最后的结果是什么?所以中央领导人才会说出最为常识、最为平常的话“房子用来住,而不是用来炒作的”。有了这句连小孩都知道的常识,政府的一些职能部门才把遏制房地产泡沫作为他们房地产调控政策的口头禅。比如国土部门说,要遏制房地产泡沫就得要对高房价的城市增加土地供给,以建筑更多的住房来保证住房巨大需求,这样房价就能够稳定住;住建部则要对房地产市场的害群之马进行严惩,只要整顿市场秩序,房地产炒作就会减少;北京市政府则说,只要保证住房价格环比不上涨,房地产泡沫就会挤出;更有中央部门有人说,即要遏制房地产泡沫,又不能够让房价大起大落等等。从上面的这个案例可以看到,当前一些城市及中央政府职能部门所采取的房地产政策,要让住房回到居住功能根本就不可能,更谈不上要遏制房地产泡沫了。

可以看到,谁推动了中国房地产市场价格疯狂上涨?完全是政府房地产政策的结果。当前中国住房市场的政策,尽管一直在强调“房子是住的,不是用来炒作的”。但是,在这个原则确定前,十几年的中国住房市场早就完全成了住房投机炒作的天堂,中国的住房完全是投资炒作的工具。如果不是政府房地产政策的推动及默许,中国的房地产市场炒作如何会如此疯狂呢?可以说,中国房地产炒作的疯狂不仅持续了十几年,而且早就把这种房地产炒作疯狂延伸到国外(温哥华、多伦多、美国、英国、澳大利亚、新西兰等,只要中国人涌入的城市,这些城市的房价都会快速飚升)。可以说,要遏制中国的房地产泡沫,如果不从现行房地产政策根本上入手,如果不对当前的房地产市场政策进行重大的调整,只是沿用以往的思路,那么要遏制房地产泡沫,要让住房回到基本的居住功能根本就不可能。目前的情况来看,政府职能部门的房地产政策思路根本就没有走向“住房是住的而不是炒作赚钱的”这个原则思路上。